森林逸城怎么样

酷狗“圆梦计划”事件近日在网上引起热议,借助酷狗5sing商城圆梦的主播与音乐制作方,因“圆梦计划”突然暂停表达抗议。酷狗方面回应,初心是为音乐人搭建平台追梦,无奈有不良音乐制作商违背诚信钻了规则的空子,甚至与主播沟通返点牟利,各种不可思议的怪象导致平台难以持续,不得不暂停,进行改进升级。究竟事情的真相是什么?谁是众矢之的?音乐创作的运作链条随着事件浮出水面。
A 发生何事?
2018年,酷狗音乐发起了一项“圆梦计划”,以酷狗5sing商城为平台,一方面音乐制作方可以上传歌曲小样,在商城上标价售卖,另一方面,酷狗直播的主播通过粉丝众筹的方式,积攒星币,进而用来购买音乐小样,最终由音乐制作商根据小样为主播制作歌曲,并将成品版权卖给酷狗,上线播出。
网上爆出,今年3月8日,酷狗方面通知,将于3月25日关闭交易,“到期未完成众筹集金额,视为圆梦失败,将不能获得星愿基金。已完成的正常做歌。”
酷狗提前三天“关停”了项目,一些已众筹但还没来得及购买歌曲小样的主播不知所措。另外制作方挂在商城上的小样,以及垫钱制作等待审核后结账的歌曲,也不知下文。
4月12日,酷狗主播接到酷狗停止“圆梦计划”的通知,众筹的资金直接退回或者折合成平台道具,折算现金的话,仅为众筹目标的1/4。对于制作方,酷狗也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案,第一,以3000元/首向平台转让词曲版权;第二,以10000元/首向平台转让词曲版权以及录音版权。
许多商家不愿意折价卖歌,原来酷狗的定价是30000元/首-50000元/首词曲版权费。一些音乐独家授权给了酷狗音乐,制作商无法再二次出售,答应酷狗条件似乎是唯一选择。
网上报料称,共有92家商家,3000多首歌还没有收到结算款项,累计超过一亿元。
B 为何关停?
酷狗直播CEO谢欢针对该事件曾发出过公开信,指该事件是一个“误会”。
谢欢指出,星愿活动的初衷,是为了在音乐制作方和音乐主播之间搭建起供需平台,以良性的市场竞争激发原创音乐活力,让音乐人的才华在平台被看到,让有梦想的主播实现愿望、回馈粉丝。活动接入星币系统,既是为了让主播享受礼物提成,也是为了让平台利润补贴到歌曲制作中。
谢欢在公开信中称,“我们发现一些音乐商家有标高作品价格嫌疑,并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为诱导主播,导致不公平竞争,让歌曲价值缩水,作品质量下降;更有商家冒充词曲作者签名,导致平台无法证实词曲版权的合法性。”他说这些行为违背了平台的初衷,伤害了认真对待创作的音乐人和支持他们的粉丝,为最大限度地降低用户损失,平台不得不选择结束活动来盘点数据,查明真相。
谢欢承诺,对那些遵守平台规则,顺利完成众筹、制作的优质歌曲,将在主播完成录制之后,正常入库结算发行。公开信还透露,目前商城后台正在进行测试开放,无违规行为的商家可以正常操作,而新的2.0版本音乐商城也在密锣紧鼓开展中,新版本商城将会更好地防范刷单、造假的行为。
C 谁在造假?
30日,金羊网记者到酷狗公司找到了相关负责人,追问事件处理最新进展,力求还原事件经过。
目前他们正在组织音乐鉴别小组,对这3000多首歌一首一首鉴定,虽然工作还在进行中,但他们坦言,目前的工作已进一步证实歌曲以次充好的情况十分严重。
“我要举报两个商家,安徽合肥的薇尔音乐,成交80多首(歌),全部来自工会返现,3万元的(歌曲版权费)给8000元(返现),4万元的给12000元,2018年12月因为抄袭歌曲,质量过低,被封铺。2019年1月5日,又在上海重新注册了华强音乐,两个月成交50多首(歌),全部来自几个工会的主播,利用工会合作方式,全部可查证……”他们拿出今年5月一用户向平台发来的举报信,以佐证他们此前的调查。
记者从酷狗获悉,在此之前,薇尔音乐确实因歌曲质量差、资料出错、涉嫌抄袭、欺骗主播与公司等被商城于2018年12月28日封号。收到举报后,他们检查了华强音乐,在“天眼查”上查询,确实发现两家公司的最终受益人都是丁某某。
平台关闭背后,是一条靠钻平台空子的利益链条。按照“圆梦计划”,平台以每首歌3-5万元的版权费向制作方购买成品,过去因成品质量太差,曾发布《歌曲制作参考标准》等,要求制作方提供制作成本明细,减少以次充好。不过这个方法并没有奏效。
根据举报以及查证,据说,为了顺利拿到这3-5万元,一些制作方与主播或者工会(相当于网红经纪人)私下交易,表面是主播挑选到心水曲目,实则商议好了批量购买质量很差的小样,再低成本粗糙制作,获得酷狗平台的版权购买金额后,再分成。因为歌曲质量不达标,被蒙在鼓里的主播也曾表达过不满。
“从歌曲质量来看,这个利益链条已经不止一两家在操作。”该负责人说,这也是他们不得不暂停项目,紧急查漏补缺的原因。
D 如何善后?
广州音乐制作人余乐(化名)告诉记者,一首歌好不好,是有专业评判标准的,但很难做到量化,包括作词作曲、编曲的意境、配音质量、录音质量、混音效果等,整条流程下来有很多工序,但很多音乐制作人,特别是草根音乐制作人,因为制作费用不高,一般都是一个人完成上述所有工序的制作,“不一定做得十分好,但不排除会有一些好的音乐。”
他目前没有参与酷狗“圆梦计划”,但身边有些朋友参与其中,他认为这原本是一个挺好计划,但因为机制本身存在漏洞等,导致出现问题。“目前双方应该尽快将事情了解清楚,最终拿出解决方案。”
酷狗相关负责人承认“圆梦计划”设计之初,在规则制定上存在漏洞。“我们有强烈的意愿,推动行业进步。但是我们很坚定的是,对行业‘碰瓷’者,我们见一次打击一次。”查漏补缺、完善制度后,他们将上线2.0版本,继续造梦。
网上有声音指出,公开信发布后,制作商还没有收到尾款,审核渠道也没有开放。酷狗该负责人回应说:“目前音乐制作方还没有收到钱,是因为歌曲目前还在重新审核,或者审核不通过。为了守护诚信,我们不得已调整审核门槛,用更加严格的标准,把关音乐制作商提交的作品,过程中耽误了一些合规音乐制作商的结款时间,我们深表歉意。”
对此事件广州头条网记者将继续关注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广州桑拿蒲典网 » 森林逸城怎么样

赞 (0)